• <tbody id="ajtzm"><center id="ajtzm"><video id="ajtzm"></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ajtzm"><p id="ajtzm"></p></tbody>

      1.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小水電存廢之爭,學者呼吁科學整治
        2021/9/6 11:28:25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水電工程師


        在全國上下積極推進碳中和大背景下,國內很多地區卻對全球公認的碳中和最佳電源小水電實施了最嚴酷的整治。比如湖南張家界、陜西秦嶺地區、貴州赤水河等,有些地區的小水電拆除率甚至達到了90%,實際上是對小水電進行了一定范圍和條件下的“一刀切”拆除。根據貴州、甘肅、廣西、四川、廣東等一些地區的官方文件,類似這種整治大有在全國范圍蔓延的趨勢。截止20218月底,部分地區小水電已經基本完成整治。本文以部分地區小水電整治為例,以線帶面,深度還原小水電的存廢之爭,希望拋磚引玉,讓更多人科學的認識小水電。


        一、爭議的評估結果

        2020年1116日,陜西省秦嶺辦下發《關于印發<秦嶺區域小水電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陜秦嶺辦函[2020]55號)(以下簡稱55號函),組成評估專家組制定《秦嶺區域小水電整治評估指標與標準》(以下簡稱“評估標準”)采用評分的方法對秦嶺區域小水電進行分類整治。55號函規定20219月底完成整治,202111月底完成整改驗收。經過兩輪公示征求意見后, 2021611日評估標準正式下發。202173日陜西省秦嶺委員會下發《關于全面加快秦嶺區域小水電整治工作的通知》(陜秦嶺委[2021]4號)文件(以下簡稱“4號文”),《陜西省秦嶺區域拆除、退出、整改小水電站目錄》隨文下發,自此秦嶺小水電分類整治評估結果一錘定音。最終的目錄反映,秦嶺區域共有438座小水電站總裝機114.67萬千瓦納入整改范圍,其中2020年底前已拆除636.72萬千瓦。剩余的375座(裝機107.95Kw)中,違法違規類拆除226座(裝機36.14Kw),違法違規類退出52座(裝機12.66Kw),一票否決拆除類25座(裝機3.09kw),一票否決退出類7座(裝機4.14kw),分值低退出1座(裝機0.096kw),依法撤回8座(裝機3.08Kw)。本次整治中違法違規電站高達278座,違法違規電站占本次整改總數量的74%,拆除和退出311座占總數量的83%。加上已經在2020年拆除的數量,秦嶺區域438座水電站中,總共拆除374座,占比高達85.7%。整治結果公布后,對電站違法違規的認定問題在業內產生了巨大的爭議。

        這次整治裝機容量500kw以上的電站都是2016年《陜西省小水電規劃修編》確定予以保留和開發的電站。這里面有已經達到水利行業安全生產標化和綠色小水電認證的,還有獲得增效擴容、農村電氣化縣、扶貧小水電、以電代燃、國際GEF等專項資金補助的,這些認證和專項資金補助都是以合規性審查作為前提條件。因此廣大業主紛紛表示疑惑不解,究竟是規劃有錯,或者以前的合規性審查有問題,還是本次評估過于苛刻。帶著這些疑問筆者實地咨詢了一些小水電業主。

        寧陜縣黃草坪電站業主說:“2021616日,省秦嶺辦公示小水電整治意見,黃草坪電站無林業手續被定為違法違規。我們實際上是取得了合法的林地手續,我們將林地手續從縣政府逐級上報。但不知道是何原因,黃草坪電站最終還是被定為違法違規?!?/span>

        “洋縣周家坎水電站是水利部認證的綠色小水電,評估分值很高,也被定為違法違規?!彪娬緲I主說:“根據評估報告,周家坎水電站竣工驗收鑒定書沒有提供裝機容量變更批復而被列為拆除。實際情況是當時考慮到流域規劃,為了充分利用水資源,提高汛期洪水利用,周家坎水電站進行了裝機容量變更,并且我們也取得了市發改委和水利局的裝機容量變更批復。我們在公示期向評估單位補正了變更手續,但這也沒能改變最初的認定?!?/span>

        類似于周家坎和黃草坪電站的案例還有很多,大家紛紛表示,違法違規的認定匪夷所思,無法理解。


        二、不容忽視的安全問題

        張家界長潭河水電站經理張衛勝告訴筆者:“張家界2018年開始小水電整治,長潭河水電站電站于2019930日被強行關停。長潭河水電站由于是綜合利用水電站,只是要求退出了發電功能,大壩和其他設施被保留了下來?!睆埿l勝說:“鑒于長潭河水電站防洪、灌溉等綜合利用的重要性,我們企業和各級水利部門、地方政府都曾提出了長篇建議保留意見。長潭河水電站對環境的真正影響是什么,電站退出后這種影響消除了沒有,到現在都沒有答案?!?/span>

        長潭河水電站樞紐(左廠房壩段,右溢流壩段)

        筆者進一步了解到,長潭河水電站總庫容9800萬方,大壩高41米,該電站為壩后河床式水電站,機組發電引用流量400/秒。長潭河廠房壩段擠占了原河床的很大一部分自然行洪斷面,從防洪安全的角度講,長潭河水電站機組對洪水的調控起著不可忽視的作用。張衛勝說:“對于下游防洪安全來講,機組電源是大壩控制設備最重要的安保電源。本該從電站消能后下泄的常流量改為從偶爾使用的溢洪道下泄,由于大流量水流攜帶者有害動能下泄,目前長潭河大壩消力池、下游護坡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損毀。由于失去發電收入,企業現在根本沒有能力按規范進行相關維護。目前長潭河大壩的安全、防洪安全保證是地方政府必須馬上解決的問題。也有水利專家表示,徹底解決長潭河水電站安全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恢復發電?!?/span>

        秦嶺地區納入整改的438座水電站中有38座水電站是30米以上的高壩,最大壩高128米,平均壩高62米。這些電站的大壩因涉及到防洪、城市供水、灌溉等綜合功能或者安全問題都要保留。這類水電站中有20多座是采取了拆除電站保留大壩的做法。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西安市大峪、石砭峪等壩后7座水電站,這幾座水電站拆除后的安全問題在多次媒體報道和學者刊文中都有提及。

        中國水力發電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曾撰文《違背科學的拆除小水電存在巨大的安全隱患》,文中提到“強烈呼吁國家的水利和應急管理部門,高度重視違背科學的拆除小水電所帶來的巨大安全隱患。應該趕在汛期來臨之前,再組織一次對張家界和秦嶺等自然保護區(以防洪、供水和大壩安全為專題)的環保督察,糾正以往不夠科學的環保督察意見。避免發生重大的潰壩事故?!眹鴦赵喊l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在實地調研了耖家莊、石砭峪等電站后撰文表示:“保留大壩和渠道卻拆除水電站的做法完全違反科學。

        王亦楠(左)和張博庭(右)調研西安大峪水庫

        三、懸而未決的補償問題

        陜西省秦嶺委20214號文要求,“省水利廳要加強與相關地市會商研究、分析研判,在6月底前制定完成資金補償方案、整治實施方案,明確資金保障等工作措施?!敝敝?/span>20218月底,相關部門仍未出臺秦嶺小水電補償辦法。佛坪縣耖家莊水電站投資者向筆者說:“我們響應地方政府號召投資了好幾座水電站,總耗資好幾個億。我們的電站都是市、縣重點招商引資項目,我們一直把電站當親兒子一樣看。電站建設資金都是民間集資,幾十個股東還背負了幾千萬的銀行貸款。如果得不到補償,我的后半生將債臺高筑陷入深度貧困,子女都要被連累?,F在債主天天逼債,以后的日子真不知道該怎么過?!庇钟衅渌麡I主向筆者表示:“小水電都是依據規劃進行建設的,違法違規的認定很有爭議,在這些爭議在沒有妥善解決的情況下就已經拆除完成。一邊是拆了不補償,一邊是沒有補償就債臺高筑,誰說這里面沒有社會矛盾,形勢一片大好,那就是說瞎話?!?/span>


        四、學者呼吁科學整治

        1、“退電還水”是個偽命題

        近期網絡上甚至出現“退電還水”的說法,這個觀點直指小水電的對減水河段的影響問題。水是生命之源。水利是民生之本,水電是水利的一部分。小水電造成減水河段是不爭的事實,這是大壩造成。只有通過大壩攔蓄才能調蓄,調蓄才能解決水資源時空分不均的問題。我們不能吃著水庫里的水,卻嚷嚷著讓河流回到天然狀態。讓河流回到天然狀態就是任江海橫流、洪災泛濫。西安市拆除大峪、石砭峪壩后七座水電站保留大壩整治后,減水河段的問題依然存在?!拔靼材J健弊鳛橄冗M經驗推廣后,秦嶺其他五市也相繼退出了一些類似的壩后電站,比如佛坪縣耖家莊水電站、山陽縣腰坪水電站、勉縣板凳堰水電站、洋縣八仙園水電站等。中國水力發電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撰文《退電還水是個偽命題》,文中說:“水電既不消耗水、也不污染水,實事求是地說,極端環保主張所鼓吹的'退電還水',絕對不可能有還水的效果,只能是'還貧還災'?!?/span>

        2、科學的開發水電對防災減災和實現“雙碳目標”發揮積極作用

        2021年729日,在杭州由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中國水利學會聯合主辦,水利部農村電氣化研究所、水利部農村水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單位承辦的“3060雙碳”水電科普論壇,眾多專家、媒體力挺中國小水電。

        中國科學院院士、全國水利水電學科首席科學傳播專家陳祖煜作《科學規劃、開發我國水能資源助力碳達峰》的主旨報告,圍繞其所承擔的中國科學院有關水電在未來新型電力系統中的重要作用的研究課題,對我國實現'雙碳'目標中水電的發展規劃、潛力和前景作了詳盡的闡述,強調我國豐富的水能資源是國家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保障。

        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地理學家陸大道作《對我國未來能源結構調整的幾點思考》的主旨報告,以獨到視角和見解介紹分析了我國能源發展面臨的問題及結構調整優化方向。

        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水電工程專家馬洪琪以其投身水電事業幾十年的工程實踐經驗,分別從資源、技術等多方面介紹了《水力發電在我國未來的碳達峰碳中和中的關鍵作用》。

        中國工程院院士、長江經濟帶小水電清理整改專家組組長張建云以《雙碳目標-水利的擔當與貢獻》為題,全面梳理了我國小水電清理整頓的原則、目標和主要成果,描繪了水利水電事業在未來我國實現“雙碳”目標中的特殊地位和重要作用。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能源司首席科學顧問、聯合國國際小水電中心原主任劉恒的《國際組織積極倡導水電開發》主旨報告,詳細闡述了世界銀行、聯合國、國際能源署、國際可再生能源協會等有關主要國際組織,當前對水電開發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呼吁各國應盡快解決水電發展的“絆腳石”。

        長期關注中國能源發展布局和政策走向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以《須高度重視“一刀切”拆除小水電的不良影響》為題,引用大量生動的實例,闡述了我國小水電開發對生態環保作用、鄉村振興、防洪減災的重要作用,對部分地區“一刀切”拆除小水電的現象以及所造成的危害提出了忠告和改進建議。

        全球著名泥沙專家、世界泥沙研究學會主席、清華大學教授王兆印的《山區河流梯級水電開發的減災效應》主旨報告,以其承擔的“地質消能減災”973研究項目為基礎,通過對大量國內外工程實例的分析,科學闡述了山區河流的梯級水電開發對減災防災的巨大作用。

        3、小水電對安全供水功不可沒

        對于以供水、灌溉為主的水利工程與其配套的小水電更是其必不可少的部分。至剛至柔是水的主要特點。西安市大峪水庫正常蓄水位至峪口2公里范圍河道落差高達120多米,如此巨大的水能如果沒有機組消耗,就必須采用消能設施。放棄興利除害的水電站機組卻選擇更不可靠的消力池來消耗有害動能,這種做法在學者王亦楠看來是典型的反科學。王亦楠表示:“從水利角度看,一刀切拆除小水電首先將給防洪減災埋下嚴重的安全隱患。水庫大壩是現代社會必不可少的重要基礎設施,而水電站只是水庫大壩的副產品。水庫蓄水的同時也蓄積了大量勢能,放水過程中若不進行消能,必然影響水庫大壩和下游岸坡的穩固安全。而水電站利用水流落差發電,是實現消能、保護水庫大壩安全的最有效手段。所以,原本沒有水電站的水庫大壩、投運一段時間后專門增建水電站,這樣的例子有很多,但是保留大壩卻專門把水電站拆掉的做法,國內外卻前所未有,因為違背科學規律?!?/span>

        4、盡快制定科學的補償辦法

        陜西省秦嶺委員會202182日下發《關于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秦嶺區域小水電整治工作的指導意見>的通知》(陜秦嶺委[2021]7號)文件強調:“確保企業主合法權益得到保障。各市、縣(區)要注重傾聽企業主的合理訴求,根據建設成本、運行時間、歷年收益、政府補貼等綜合因素,依法依規做好資產評估,維護企業的正當合法權益?!北M快明確補償方案是預防和解決社會矛盾的當務之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王亦楠建議:“確須退出的小水電站應確保補償及時到位,應考慮水電站資產評估價值及未來經營期限內的預期收益,給予退出類小水電公平合理的補償?!?/span>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2961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