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ajtzm"><center id="ajtzm"><video id="ajtzm"></video></center></tbody>

    1. <tbody id="ajtzm"><p id="ajtzm"></p></tbody>

      1.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水庫大壩水電站的生態文明作用緣何被誤解?
        2018/10/18 9:27:16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張博庭   10月15日在《大壩學會2018年會水庫大壩公共認知論壇》上的發言

         

        一、水庫大壩水電站之間具有不可分割的關系

        水電站往往離不開水庫大壩雍高水位,盡管,水庫大壩一般都可以離開水電站單獨存在,但是對于現代技術建立起來的高壩大庫,由于泄水時候的能量巨大,往往必須具備有效的消能結構,才能保障其安全。然而,一旦水庫大壩裝有水電機組,通過驅動水輪機發電不僅可以把巨大的能量利用起來,而且還能同時解決水庫大壩些水消能的難題。所以,目前的大中型水庫,尤其是高壩大庫,往往都會建有水電站。

         

        二、水庫大壩水電站的生態文明作用

        水庫大壩水電站的生態文明作用,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1水資源調控、2發電、3、航運。其中,最重要的是水資源調控。特別需要說明,早在電力發明之前,水庫大壩這種水資源的調控手段,就應經廣泛的被應用了。

        其實水庫大壩的水資源調控作用,就是生態生態文明作用?因為:生態文明=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如果,我們只是片面地強調生態優先,我們往往難免會和以人為本的綠色發展產生一些矛盾。但是,在強調生態優先的同時,也強調綠色發展就不一樣了。也就是說,我們的生態優先,決不能和以人為本的滿足人的需求的科學發展產生沖突。水庫大壩的作用,其實就是滿足人類文明發展的最基本(對水資源的)需求。

         

        三、“水庫大壩水電站破壞生態之錯誤概念”的由來

        人是自然界中的一分子,其生存和發展自然也需要從自然界中索取。因此,任何人類文明活動必定都會對生態系統產生一些不利的影響。如,我們種糧食、蓋房子、修道路都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和改變生態。但是,我們的社會,卻從來也沒有產生過種糧食、蓋房子、修道路會破壞生態的輿論,但是,對于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更重要的解決水資源需求的水庫大壩會破壞生態環境的說法,不僅司空見慣,而且似乎已經非常深入人心?,F在很多的環保組織、機構幾乎都持有水庫大壩破壞生態環境的觀念。

        實際上,與開墾土地種糧食、蓋房子、修道路滿足人的吃、住、行的需要相比,不僅,滿足人的喝水的需求,更迫其、更重要。而且,水庫大壩這種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和改變,比起其他應該說是效果最好的。我們知道,很多水庫大壩建成后,都會形成風景秀麗的水庫風景名勝區,但是,我們什么時候見過“良田風景名勝區”“住宅風景名勝區”或者“道路風景名勝區”?

        7a899e510fb30f24d0c18cffc895d143ac4b03f6.jpg

                  圖一、某水庫風景名勝區

        可見,在滿足吃、喝、住、行的各種人類活動當中,只有人們為了滿足喝水需求而建設的水庫大壩,對生態環境的改變和影響是效果最好的。在水庫大壩被妖魔化之前,社會各界也確實對水庫大壩和水電站的評價非常高,當時,很多國家的大型水庫、大壩、水電工程都是以總統的名字來命名的,可見當時社會對水庫大壩和水電站的評價之高。

        然而,為什么現代社會卻偏偏認為水庫大壩的對生態環境有破壞作用呢?這個起因,在于我們的整個世界,曾經經歷過一個政治對立的時代。在20世紀60年代埃及的阿斯旺大壩修建之前,社會各界關于水庫大壩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和改變,與種糧食、蓋房子、修道路等人類生存所必需的活動,并沒有什么差別。特別是在電力被發明出來之后,由于水庫大壩在調控水資源的同時,還能產生清潔的電力,更是備受追捧。所以,那時候很多國家重要的工程,都是以總統的名字來命名。但是,當埃及要修建阿斯旺大壩的時候,由于當時正處于美、蘇兩大政治集團的嚴重對立,埃及把修建大壩的任務,交給了蘇聯,由此引起了美、英等國的強烈不滿。因此,為了攻擊蘇聯就出現了美、英等國發動各種輿論攻擊大壩建設的現象。特別有意思的是,當時,埃及還有一個阿斯旺低壩,是由英國人修建的。所以,美英集團當年在發動攻擊阿斯旺大壩的攻勢的時候,還頗費了一番心思。所制造出來的輿論是,高壩才破壞生態環境,而低壩則不會。其實,如果當年反過來,是英國人修了阿斯旺高壩,蘇聯人修了阿斯旺低壩的話,那么,當年的輿論一定會是說低壩才是破壞生態的。

        622762d0f703918f764c5051513d269758eec488.jpg

                                     圖二、阿斯旺高壩

         

        四、狹隘的極端環保主義為何要繼續反水壩?

        美蘇爭霸結束之后,這種輿論本應該也隨之退出歷史舞臺,但是,一些狹隘的環保主義者們,似乎又發現了這種謠言的特殊作用。

        要知道,一些發達國家的所謂環保人士,提倡環保的目的之一,其實是要阻礙欠發達國家的發展。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這個地球的資源確實是十分有限的,要想可持續的發展下去,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保持目前極少部分的人揮霍著大量資源,絕大多數的人處于半原始的貧困中的現狀。另一種是,盡管資源有限,我們還是要首先容許欠發達國家的民眾享受到現代文明,然后,通過科技進步和改變目前的消費習慣,共同約束的我們消費的方式,實現世界的可持續的發展。

        不可否認,不少發達國家的狹隘的環保組織,搞環保的目的,其實是想引導世界向第一個方面發展。即,欠發達國家,最好永遠不要實現現代化,這樣發達國家的少數人,也就不必去改變自己目前的消費習慣了。不過,這種理由是絕對不能拿到桌面上來說的。因此,搞環保也就常常被某些人賦予了一種變相阻礙欠發達國家發展的新功能。

        我們這么說,有什么證據呢?請大家看看,有多少環保組織不斷在各種場合,制宣傳水利水電開發破壞生態環境。具體的,他們經常警告很多河流的生態已經處于危險之中。例如,長江、尼羅河、湄公河等等。其理由就是在這些河流上即將要建設大壩。在一個國際會議的場合,我們實在忍不住了就提問說,為什么發達國家的萊茵河、密西西比等河流上已經建了那么多的大壩,早已經完全實現了梯級開發,怎么生態環境沒有出現任何危險,而發展中國家的這些河流的水庫大壩,還沒建成幾座,怎么反倒出現了危險了呢?哪位能告訴我們,在河流水建水庫水壩到底好還是不好?有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很遺憾,至今,沒有一個反水壩的環保組織能給出答案。

         

                   圖三、體現環保組織對水壩建設雙重標準的文章

         

        五、為何會有發達國家已經在拆壩的謊言?

        為了向前發達國家說明水庫大壩是破壞環境的,現在的一些環保組織,他們到處宣傳說歐美的發達國家現在不僅不再建設水庫大壩,反而進入了拆壩的時代。這樣就可以像發達國家都普遍走過先污染后治理的彎路一樣,把水庫大壩建設也說成是一種發達國家以前犯的錯誤,希望發展中國家不要再走他們“建了再拆”的老路。

        不過,這種違背事實的謊話幾乎很難騙人。歐洲的情況是非常明顯,因為,歐洲在治理萊茵河的嚴重水污染的時候,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沒拆過任何一座壩。因為,萊茵河上的150多座大壩,無論拆掉其中的哪一座壩,都可能會對現有的水資源調控或者航運系統構成威脅?,F在,萊茵河的生態水平已經恢復到了二戰以前。這至少已經證明,不僅水庫大壩對社會文明是必須的,而且水庫大壩對河流生態的所謂不利影響,也是完全加以解決的。

        美國的大壩數量比較多,水壩到期退役的情況自然也就更多一些。所以,說美國不僅不建設水壩,反而進入了拆壩時代的宣傳似乎頗有論據。但是,實際上在美國的拆掉的水壩,幾乎都是在功能已經喪失后,應該退役的小水壩。只不過,環保組織很會利用這些退役水壩的拆除,大肆炒作。我國的一位專家,曾做過一個統計,美國所有拆掉的幾百座水壩,平均高度不足5米。美國的聯邦墾務局局長,曾經在我國召開的一次國際會議上,公開的回答拆壩的提問時說“美國拆掉的都是廢棄、退役的水壩。有用的大壩,一座都沒拆過,而且,一座也不會拆。有用的大壩即便出了問題,也要修,而不是拆”。

        美國墾務局長的話,雖然道出了美國的實情,但是,不僅中國的環保組織,就連美國的環保組織也都假裝沒聽見一樣,繼續到處炒作美國已經進入了拆壩時代。不過,去年二月,美國的奧利維爾大壩溢洪道出現了嚴重的險情,政府緊急的撤離了近20萬人。如果,美國真的已經進入了拆壩時代,這樣已經威脅到了幾十萬人生存的大壩,理所當然應該被拆掉。但是,由于我們專業人士相信美國墾務局長說的才是真話,所以,我們知道,美國這個出了問題的大壩決不會拆,一定要修。果不其然,美國很快就修好了奧利維爾大壩。因為,它是加州最重要的水源保障,沒有這個水庫大壩,不僅加州的糧食種植也沒辦法保證,恐怕就連居民的喝水問題也要成問題。所以,從來沒有一個美國的環保組織敢炒作說,要拆掉它。

        屏幕快照 2017-04-30 下午5.17.07.png

               圖四、非正常溢洪道出現重大險情的美國奧利維爾大壩

         

        六、水庫大壩破壞生態之概念在一定的范圍內被澄清的原因

        輿論對水庫大壩和大型水電站的誤導性宣傳,在上個世紀末達到了頂峰。1996年的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峰會也曾認為大型水庫生態問題太大,而把大型水電排除在了可再生能源之外。這就是我們大家看到水庫大壩破壞生態的說法,經常會出現在某些官方的正式文件中的原因。不過,短短得幾年之后,到了2002年的峰會上,由一些非洲國家提出,如果不容許他們開發大型水電,他們只能依靠排放更多的碳來改變貧困的現狀。在權衡了利弊之后,峰會一致同意恢復了大型水電的可再生能源地位。同時,峰會還委托聯合國的社會經濟事務部與中國政府,聯合召開一次水電與可持續發展的高峰論壇,推進全球的大型水電開發。

        此后,200410月在北京如期召開了《聯合國水電與可持續發展高峰論壇》,會上還發表了關于促進水電開發的《北京宣言》,體現了國際主流社會對大型水電的堅決支持態度。

         

        timgXZDWNM3J.jpg

            圖五、聯合國水電與可持續阿發展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

         

        這也比較容易理解,只有水庫大壩水電站的清潔發電的作用和影響是國際性的。不像水庫大壩的水資源調控和航運功能的效益,幾乎都是局限在國內。如果,不容許開發建設水庫大壩水電站,利用水電這種清潔的可再生能源,受到損害的將是全人類、全世界。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即使那些狹隘的環保主義者,也不得不做出讓步。因此,在當前社會輿論對水壩的認識已經被嚴重誤導了多年之后,碳減排才是為被妖魔化的水庫大壩、水電建設的正名最大優勢。

        在我國情況也不例外。2009年,由于受到極端環保宣傳的干擾,我國的環保部門也曾叫停過金沙江的水電。但是,在200912月的氣候大會上,巨大碳減排的壓力,讓我國參會的國家領導人很快意識到,不反擊妖魔化水電的欺騙宣傳,我們的國家不可能實現可持續發展。所以才有了2010年由中宣部、國資委和國家能源局共同組織的水電正面宣傳,為水庫大壩和水電開發建設正名和隨后的中國水電大發展。

         

        七、水電開發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盡管水庫大壩、水電建設最重要的作用是調控水資源,但是,由于一些狹隘的極端環保主義者的自私心理,他們不會把一些欠發達國家的水資源需求當回事。而只有欠發達國家水電開發的碳減排作用,是與發達國家的狹隘環保主義者的切身利益相關的。當前,碳減排已經成為終結水庫大壩水電站破壞生態謊言的最有力的武器。

        另外,我們黨的十九大提出一個新理念,叫做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文明共同體可以包括很多方面。但是,我們恐怕不能否認,目前全球最成熟、最公認的人類文明共同體,就是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而水電作為目前人類最主要的減排手段就與這個最重要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緊密相關。

        巴黎協定的核心是能源轉型、革命。2015年在巴黎的氣候大會上,各國代表承諾了自主減排基礎上的《巴黎協定》。2016年的杭州G20會議期間,我國政府又正式提交了《巴黎協定》的批準文件。 根據巴黎協定,地球的溫升要爭取控制在1.5度內,因此,要求各國爭取在本世紀下半葉,就達到凈零碳排放。 國內外以及聯合國IPCC的專家預測,如果要實現巴黎協定的要求,那么2050年的能源結構中非化石的比重至少要占80%以上。相應的在電力構成中,應該達到100%的非化石(可再生)能源。 (如圖六中,明確要求2050年就要實現凈零碳排放)

         

                 圖六、一圖了解IPCC第五次評估報告

        百分之百的實現可再生能源供電,很多國家已經做出了成功的嘗試。水電資源非常豐富的挪威,幾乎一直都是由可再生的水電,滿足99%以上的供電需求。在非水可再生應用方面最成功的例子是葡萄牙。20183月份實現了全月100%可再生能源供電。其中水電和風電分別占55%42%??梢?,水電是當前能源革命的主力軍。水能資源豐富的國家,確實具有實現百分之百由可再生能源供電的天然優勢。

        前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了挪威之后,由于看到了挪威水電所發揮的作用,特朗普又曾透露說美國有可能通過進一步開發美國的水電,考慮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的確,在當前的技術水平下,一個國家能否讓水電的資源充分發揮作用,確實是體現它能否落實巴黎協定的一個重要指標。

                  圖七、美國有可能通過水電挖潛,考慮重返巴黎協定

         

        值得慶幸的是,我國的水電還有巨大的開發潛力和發展空間。不僅如此,根據我國其它可再生能源資源的潛力估算,我國風能的開發最終所能提供的電量,至少應該等同于水電,而太陽能發電所能提供的電力,至少應該是水電、風電的幾倍以上。所以,即使按照目前的可再生能源技術水平來看,我國實現百分之百的由可再生能源供電,也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在這一點上,歐洲和美國的一些能源研究機構,在探討實現巴黎協定的可行性的時候,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他們認為即使按照目前的技術水平和資源稟賦來分析,美國、中國等主要國家在2050年就實現百分之百的由可再生能源供電,無論在技術上還是在經濟上都是可行的。由此可見,水電的資源稟賦和快速發展確實可成為我國實現2030年的減排承諾以及巴黎協定的最基本保障。

         

        結語

        總之,科學合理的水庫大壩水電站建設不僅不會是破壞生態,而且還是當前人類社會最重要、最緊迫的生態文明建設。其實,全世界的現實早已經說明,發達國家之所以文明、先進,欠發達國家之所以愚昧、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由于水庫大壩水電站的開發利用程度不同。因此,我們一定要認清,那些妖魔化水庫大壩和水電建設的宣傳,其實是阻礙發展中國家實現現代化的一種偽環保欺騙。無論是我們的國家,還是整個世界,要想實現生態文明和可持續發展,都離不開水庫大壩和水電的科學開發和建設。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備13015787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2961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